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楊 穎,新手必看

众人闻言,纷纷瞳孔一缩,原本郭总以及荣老都以为刘子轩在这件事情是不占理得,但一个碍于他的身份,一个碍于救过自己父亲的生命,所以便帮忙,可现在却听出了一丝丝别样的味道。

      王志兵与刘医生对视了一眼,前者脸上一片铁青,他知道刘子轩准备说什么了,可刘医生却觉着他根本没有错,自然更加硬气了许多,上前一步指着刘子轩:“好啊,有本事你说啊。

  ”    刘子轩拇指在耳朵边晃动了两下,颇有一副当初《古惑仔》中陈浩南的架势,看起来异常的桀骜不驯!    随即眼眸里迸发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寒意,凝视着刘医生说道。

      “那好,就从你开始说起,今日医院工人因公受重伤被送往急救室,生命垂危之时你却只想着病人是否能够有能力偿还医药费而耽误救人,是也不是!”    “我只是按照医院流程在执行而已!”刘医生并未觉着做错,趾高气昂的喊道。

      刘子轩冷哼一声:“为了所谓的规定就可以弃人生命而不顾吗?医生本就秉承悬壶济世,行医救人之道,难道救一个人与否就要看他是否有钱吗?若今天躺在抢救台上的是郭总或者荣老,你还会有此顾虑吗?”    刘子轩猛地站在了刘医生的面前,直视着他的双眼,厉声质问道:“就是因为你嫌贫爱富藏有私心,对也不对!”    “我……”刘医生的眼神有些晃动了,不错他的确藏有私心,若当时受伤的是郭总,他绝不二话就是上前救治!    “你?你什么你?就凭你是这里真正的医生就可以呵斥我们这些实习医生?就可以阻挠我去救人?别忘记你也是从实习医生走过来的,当初学医的本心你可还在?”刘子轩再度逼问道。

      “荣老…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按照医院规定办事啊!”一瞅说不过刘子轩,刘医生立马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荣老。

      “规定?你口口声声的规定就是可以见死不救吗?”刘子轩冷笑着,看向了荣老:“荣老,我问您,医院哪条规定注明可以见死不救!”    “并没有!”荣老神情有些颓然,叹息着说道。

      “就算是如你所说,我见死不救是我的错,可那人本来就没有钱治病嘛,若是咱们每天都免费给人治病,那医院不得关门吗?”刘医生依旧心有不甘的找着借口!    刘子轩眉梢微挑:“你口口声声说那人,那人,我来问你,那人是谁?”    “不就是医院的一个工人嘛!”    “医院自己的人都不治,那外人你又怎么会治疗呢?医生天职就是治病救人,那你呢?非得有钱才治?”    “我…我……”刘医生彻底说不出来了。

      荣老这时开口说道:“刘医生难道你还没有认识到你的错误吗?现在的医患情况本就紧张,往往就是因为咱们医生老是在想其他因素,而耽误了救人,导致于最后医患关系更加恶劣,子轩说的没错,你不配做一个医生。

  ”    “荣老!”刘医生彻底慌乱了。

      若是刚刚郭总让他们滚,那不管他们是否屈服,都是因为郭总那令人恐怖的实力,但此时却是让他们真正认识到了错误,并且无力反驳!    其实,对付一个人,光是打趴下他是没有用的,而是在精神上击溃于他,才是上乘之道!    而刘子轩刚刚则就是在击溃他们的精神!    刘子轩冷看着刘医生不说话了,随即便看向了王志兵:“其实对于你吧,我本来想着懒得搭理你的,可是你偏偏非得往枪口上撞,虽说你犯下的错没有刘医生大,但如果深究,你不仅不配做医生,还是彻头彻尾的人渣!”    出奇的是,王志兵并没有反驳刘子轩,因为他说的没错!    “刘老弟,这主任怎么了?”郭总倒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郭老板,我问你,若是你开的公司里,某个经理平日里不想着为公司出力,而是借助职务之便与女员工在办公地点行苟且之事,你会怎么做呢?”刘子轩意味深长的笑道。

      郭总闻言,脸上迅速布满了愤怒的神色,捏紧拳头冷哼道:“当然是赶出公司,并且宣布所有集团都不准录用这人!”    刘子轩点了点头,看向了荣老:“荣老,至于王主任的事情你来问他吧,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了,内部这么肮脏的医院,您高高在上难道就一点都不清楚吗?”    荣老被刘子轩问的满脸通红!久久说不上话来。

      这时刘子轩却笑着看向了郭总:“郭总,这边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您可以去忙了,另外您父亲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随时都可以出院,老爷子已经无碍了,若是他乐意,就是给你添个弟弟都没有问题!”    这话说的郭总都有些不好意思,随即大笑道:“有刘先生这样的神医在,我自然相信你说的话,那先这样,我先去开会,然后晚点回来问问我父亲的意思。

  ”    说着郭总以及刘子轩便一道离开了,刘子轩转身进了办公室里面,柳莺莺伏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看着那清纯动人的面庞,倒是让刘子轩原本有些暴戾的情绪缓和了许多。

    轻轻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件闲置的衣服,盖在了柳莺莺的身上。

      随后刘子轩便坐在了柳莺莺的对面,原本想着拿出《圣医典》看一看的,却是被眼前的娇人儿给弄得有些失神了起来。

      柳莺莺趴在自己的胳膊上面,樱桃小嘴撅了起来,不过却看着是一副开心的神情,长长的睫毛微微触动,好像还在做着甜蜜的梦一般。

      纤纤玉手上有着几个已经不太明显的口子,显然也是之前受过伤的,马尾辫斜趴在肩头,整体看起来倒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公主。

      甜美的容貌让人看上去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好像有时候在梦中看见的天使一般,纯洁,天真,惹人怜爱。

      不知何时,刘子轩已经定格在原地,双手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柳莺莺。

      “大哥哥……”过了一会儿,就当刘子轩已经彻底失神的时候,柳莺莺睁开了惺忪的眸子,对他微笑道。

      刘子轩缓了缓神:“你醒了!”    “嗯,谢谢大哥哥的衣服。

  ”柳莺莺耸了一下香肩,随后把外套拿了下来,递给了刘子轩,说道:“现在可以让我去看看哥哥吗?”    “可以,我陪你一起去吧。

  ”    说着,刘子轩便带着柳莺莺朝着抢救室走去。

      到了里面的时候,柳莺莺的哥哥已经醒了,只是因为之前失血过多有些脆弱,躺在病床上冲着柳莺莺笑了笑,宠溺的摸了摸那娇人儿的脸蛋儿。

      “谢谢你。

  ”随后又对刘子轩说道。

      “举手之劳,你安心养着吧。

  ”刘子轩摆了摆手,纵然不是看在这男子的面子上,看在柳莺莺这个让人心疼的小女孩儿身上,也会出手相助。

      “医生,我这伤几天能好?”男子问道。

      “可能得静养最少一周,因为伤口较深,若是太早就恢复正常行走,会牵扯伤口的。

  ”刘子轩说道。

      “一周…时间这么久啊,可是这段时间谁来照顾莺莺啊。

  ”男子叹了口气,脸上堆满了颓废。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学校里还有老师在帮我啊。

  ”柳莺莺笑着回答道。

      刘子轩看了看这兄妹俩,随后走到了门口,冲着旁边的护士问道:“有没有病房?”    “您是准备给板砖住吗?”经过之前的事情,这些女护士都比较害怕刘子轩发火,所以说话的时候很是客气。

      “板砖?”刘子轩倒有些疑惑了!    “就是里面躺着的那个,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拿着一块板砖,所以医院的人都叫他板砖哥。

  ”    听着女护士的解释,刘子轩咧了咧嘴,倒是觉着这个外号有些意思,而且也想起,当初给他做手术的时候,看见他手里拿着那块没有血迹的板砖了。

      “其实我也知道他们兄妹俩挺困难的,之前荣老也暗中帮助过他们,不过这里毕竟是公众场所,所以要是给他们安排病房,要和住院部那边沟通,是需要花钱的。

  ”女护士唯唯诺诺的说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刘子轩。

      刘子轩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你先看着他们兄妹俩,我去找荣老。

  ”    说着,刘子轩直接到了荣老的办公室里。

      此时的荣老坐在办公桌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文件,看见他进来,便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荣老,您知道今天咱们医院那个干杂工的板砖哥受伤的事情吧。

  ”    “知道啊。

  ”    “你看能不能给他安排一个病房啥的,毕竟做了手术,如果没有一个干净房间住着,对伤口恢复会不太好的。

  而且他也是咱们医院的员工,应该有啥优惠政策吧?”    讲真,这是刘子轩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找人帮忙!    不过,他觉着值,因为那个单纯到让他有些心底触动的柳莺莺!    “这个啊……”荣老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行,给他安排一个吧,不过把事情做的低调一些。

  ”    “行。

  ”刘子轩说着便又回到了抢救室。

      冲着那聊天的兄妹俩说道:“走吧。

  我和医院要了一间病房,别在这抢救室呆着了。

  ”    “不…不用了,没啥大事,我一会儿输完点滴,回宿舍住就可以了!”板砖憨厚的摇了摇头。

      “这怎么行呢,宿舍里再怎样也不如病房,有啥事还有护士能帮忙呢!听我的。

  ”刘子轩说着,直接把板砖抬了起来在,放在了移动床上,“莺莺,你帮我扶着那个输液的架子。

  ”    柳莺莺乖巧的点头,对还在犹豫准备拒绝的板砖说道:“哥哥,这个大哥哥人很好的,你就听他的吧。

  ”    板砖原本犹豫的眼神渐渐涣散,随后笑着点头,冲着刘子轩恭敬的说道:“这份情,我记住了,以后肯定还。

  ”    “别说那些(男女性故事)没用的了。

  ”刘子轩说着推着板砖便到了后面住院部的一个单人间的病房里面。

      “大哥哥,你们先坐着,我去给你们打点水喝。

  ”柳莺莺看着已经到了赶紧舒适的病房,便拿起旁边的水壶朝着外面走去。

      板砖看着自己妹妹走开,对刘子轩问道:“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    “刘子轩!”    “您可以叫我板砖。

  ”    “你倒是有趣,别人叫你外号就算了,自己也这么叫。

  ”刘子轩好奇的看着板砖身边的那块转头问道:“为什么你经常会拿着一块转头呢?”    “因为板砖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他不会出卖我,也不会伤害我,反之还会帮助我。

  ”板砖憨厚的笑道。

      刘子轩愣了一下,倒是觉着这个板砖虽然看起来是一个粗狂的汉子,但却是粗中有细,他眉梢挑了挑问道:“莺莺的病,你应该知道真实情况吧。

  ”    板砖闻言,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起来,随后重重的叹了口气,隐约有泪花在眼眶周边打转了:“是我对不起死去的爹娘,没有照顾好妹妹。

  ”    “医院里没人能治?”刘子轩问道,因为他特别好奇,虽说柳莺莺的病极为罕见,但按照国内的水平来说,应该有医生能治才对啊。

      板砖叹息道:“没人能治,就连荣老都束手无策,他说或许只有国外才能医治,可是……”

那是一个玻璃瓶泡着的,里面有条小蛇,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药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会泡上那么一瓶。

  “嫂子得把衣服脱了,你可别瞎看。

  ”陈晓兰把盛着药酒的小碗递给了他,故意说道,声音都有点颤了。

  她觉得自己太疯狂了,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计划。

  不过,这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让别人再也说不出自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咬了咬银牙,下定决心的陈晓兰背着刘宇,脱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着妖娆的曲线,而且可以看到两侧张弹出的软滑。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屋子里气氛顿时就暧昧起来,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还有个妩媚的少妇,要是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就是浪费。

  陈晓兰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动了。

  望着女人的玉背,刘宇呆住,心里的渴望变强,差点没忍住就扑上去。

  不知嫂子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觉得那两条大白腿,岔的有些太开了,就像是在欢迎入内一样……“你还傻愣着干什么?”陈晓兰见刘宇在那杵着,便强忍娇羞开口唤了声。

  “来……来了。

  ”刘宇干咳一声,掩饰尴尬,拿着药酒小心凑到了床边,这一站,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够不着。

  “嫂子,你往外边点,我够不着给你擦。

  ”“没事,你来床上吧,坐嫂子身上。

  ”陈晓兰红着脸,期期艾艾的说:“别瞎想啊,嫂子是为了让你方便。

  ”这话说的,直接勾引没什么区别了,要是没人打扰,搞不好今晚两人就……村里这个点上,没人串门,都早早的吃饭,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电视,要不就床上一躺,有兴致的就等孩子睡着了,整整男女的事儿。

  “坐上去弄吗?”刘宇吞了口唾沫,内心激动。

  他不知道陈晓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话里话外总是有点撩拨他的意思。

  不过无论怎样,他一个大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这么想着,刘宇干脆利落的脱鞋,跪爬着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翘的丰臀上,肉体叠加,那种软弹的感觉,舒服的不行。

  陈晓兰虽说是主动的一方,但当刘宇真的上来了,也难免慌乱,一想到自己身上坐着个男人,心中就痒痒的,那种饥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烧起来。

  刘宇精神抖擞的把药酒倒了点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缓缓的擦起来,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他不由手抖,感觉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动,浑身燥热。

  按理说,经常劳作的乡村女人,皮肤都应该晒得很黑才对,可桃花村的女人是个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肤光滑水嫩,据说是这方水质好的原因。

  “你手可别乱碰嫂子。

  ”陈晓兰故意说了句,省得男人轻看了自己,但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暗示。

  刘宇小腹热热的,有了点反应,那儿直接卡了进去,温热的感觉让刘宇一个没忍住,还往里弄了一点。

  陈晓兰感觉到自己被侵犯,脸腾的一下变得殷红,下意识的夹住。

  却不知这样一来,更让刘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发力,前后蠕动几下。

  “嗯~~”陈晓兰被弄的鼻间冒出一声颤音,娇躯打摆子一样颤抖,异样的感觉像是潮水一般用来。

  暧昧的气氛一下子燥热起来,两人谁都没说话,虽是在擦药,但谁都能看出他们的状态不对,互相默契配合着在做那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刘宇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这种被感觉比用手舒服太多,让他压根平静不下来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裤子就弄进去。

  “晓兰嫂子……”终于,刘宇艰难的开口喊了一句,其中蕴含的情绪特别复杂,表达出想要求欢的信号。

  陈晓兰矜持着没有说话,把脑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颤抖,肌肤都有了一层朦胧的粉色。

  这种不答应也不拒绝的回应,反而让刘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儿弄得他快要炸裂,极度需要发泄出来,强烈的欲火让他再次张嘴。

  “嫂子……我想要……”说着,他双手环住陈晓兰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就在陈晓兰被刘宇一番动作撩拨的心中痒痒,几乎就想委身给后面男人之时,她脑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现了虎子的身影。

  结婚三年,虎子对她着实好的没话说,夫妻感情和谐稳定,就连房事也都能满足她。

  两人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腾,陈晓兰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为此夫妻俩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双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还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点点。

  在乡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最乐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几个长舌妇闲的没事,就凑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来二去,两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闹的满村都知道了。

  到后面,传言愈演愈烈,说两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报应,一辈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来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被这样编排哪能受得了,因为这事没少和村民红脸动手。

  就在前几天,陈晓兰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张病历单,这才知道,原来虎子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身体真的有问题。

  陈晓兰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几天,她突然想到一个和虎子不谋而合的主意。

  夫妻俩为了摆脱目前的尴尬处境,连办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刘宇好上几次,等怀上孩子,满村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消失。

  至于虎子那边,陈晓兰觉得到时候再想办法瞒过去。

  谁能保证医院就不会误诊?可是,真到了这个最后关头,陈晓兰发现自己做不到,她还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种事,哪怕对方是刘宇这个很有好感的‘弟弟’。

  心中的道德底线把她束缚住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一而终的道理她还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药……药擦的差不多了,你下来吧。

  ”陈晓兰略微使劲从男人怀抱中挣开,眼神闪躲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而此时的刘宇却欲火正旺,早就看出来陈晓兰是在故意勾引他。

  谁成想这边刚准备脱了裤子提枪上马,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这时候,刘宇甚至想直接告诉她,你老公都在想办法让我上了你,你自己还矜持个什么劲儿。

  可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虽然当老公的想把老婆给刘宇睡,当老婆的也有主动勾引的意思,但夫妻俩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刘宇心里明白。

  不过刘宇也不敢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要是说破了,夫妻俩都觉得自己遭到了对方的背叛,那他刘宇可没有任何好处。

  这一刻,见陈晓兰瑟缩在床的另一侧,刘宇估计着今晚怕是没戏了,他总不能强来吧。

  这么想着,刘宇只好带着些许不甘,说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犹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说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门口走,可让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间,陈晓兰都没有流露出挽留的迹象。

  如此,让刘宇只能回屋睡觉,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陈晓兰的动人娇躯,睁眼闭眼,挥之不去……刘宇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内向,但实际上内心里也特别渴望女人,花花肠子不少,就是从没敢真的搞过,导致二十出头了,还是个处男,典型的闷骚。

  这两天他都有机会在晓兰嫂子身上,摆脱处男之身,可总是阴差阳错的没能成。

  这让刘宇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桃花运,和桃花村这(极品少妇的诱惑)个地方犯冲。

  从陈晓兰那边回来,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渐渐有了睡意……刘宇是睡了,但陈梦瑶这大半夜还熬着呢。

  不是不想睡,实在是这个居住环境让她难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个身都硌得慌,让她无比怀念家里那张软绵绵的大床。

  而且这天还有点热,身上一闷,出了点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犹豫了良久,她还是决定洗个澡凉快下。

  不然今晚别想睡了。

  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功能,陈梦瑶摸黑,朝着学校食堂的方向走。

  这乡下还真是安静,除了虫子和偶尔的狗叫,没其他响动。

  整个学校静悄悄的,让人难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特别快。

  等进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农村里常见的大地锅,角落里还堆放着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个澡,还得自己动手烧水,让从小养尊处优的陈梦瑶欲哭无泪。

  不过再怎么样,现在也只能靠自己,这破地方可没有什么热水器给她用。

  不过,陈梦瑶以前从电视里见过农村里烧火做饭的土灶,就是塞点干树枝什么的,点燃就行了。

  这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着手机光,她点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树叶,噼里啪啦的就燃起来了。

  她有点怕的拿着根棍子杵了杵,结果火势一猛,吓了一跳,枯叶就落了下来,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陈梦瑶小嘴张着,看着的火势有蔓延的趋势,似乎要烧上了墙壁,整个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下意识的就赶紧给刘宇打电话。

  刘宇刚谁睡下没一会儿,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电话还有点气氛,但听到那头陈梦瑶带着哭腔大喊着火了,直接睡意全无,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搁,撒丫子就往学校跑,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两三分钟就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刚进校门,就闻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阵火光。

  冲进去后,就看到陈梦瑶正端着一个水盆往墙上泼,这女人倒也没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势只停留在炉灶周围。

  刘宇二话不说,提着旁边的桶,直接冲到屋外,拉了两头水上来,对着炉灶,一阵猛浇,终于把火势给灭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谢谢了,陈老师,你没事吧?”刘宇压根就没想到是陈梦瑶把食堂给点燃了。

  毕竟学校里那些不到十岁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烧火,陈梦瑶一个成年人还能不懂?陈梦瑶一愣,难道乡下烧了别人东西还要道谢的?“我没事。

  ”她没好意思开口说出实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计是有什么易燃的东西,把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时发现,这房子恐怕就烧没了!”刘宇分析着,琢磨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应该是。

  ”陈梦瑶十分尴尬的附和着,这乌漆麻黑的,谁也看不清表情。

  刘宇点了油灯,才看清了现在的陈梦瑶的样子,顿时目光就移不动了……城里人跟乡下人不同,睡觉都会换上一套专门的睡觉衣服。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4439.html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2793.html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7899.html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3554.html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4495.html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1512.html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7646.html

https://artmmb.com/img/googlea3.php?3396.html